中国法制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律师工作 >

梅姨到底是谁?还有4个孩子下落不明 最大已18岁

时间:2020-07-20 12:40人气:来源: 五千万效果图

“梅姨案”中9名被拐的孩子,已经找到5个了。

广州增城警方7月17日通报称,7月15日分别在东莞和河源找回被拐的2名孩子,这两个孩子17日已与亲生父母相认。此前,警方已陆续找回了3名被拐的孩子。

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采访获悉,这一次找回的两个孩子朱龙、邓峰,亲生家庭分别来自重庆和湖南。

7月17日晚,刚参加完高考的邓峰,由亲生父母带着连夜从广州赶回湖南郴州。第二天,邓峰的母亲邓叔环带他去爬山,母子俩都很开心。邓叔环告诉澎湃新闻,在家里休整一两天后,她要带着孩子去“走亲戚”。

邓峰是2004年在广州增城被拐走的,当时他才两岁。他被拐四个月后,也是在增城的石滩镇,河南人申军良的儿子申聪也被拐走。申军良等人从此踏上寻子之路。2016年3月,“人贩子”张维平等人终于落网。

广州市中级法院2018年12月审理查明,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,张维平等人拐卖了9名男童,其中包括朱龙和邓峰。据张维平交待,当年他通过中间人“梅姨”的介绍,将这些1岁至3岁的孩子,先后卖往广东紫金县等地。

2019年11月,此案的两名被拐孩子陈前、杨佳被警方找到。三个月后,申聪也被增城民警找回。加上此次找到的朱龙、邓峰,当年张维平等人拐卖的9个孩子,已有5人被找回,均已与亲生家庭相认。

还没找到的4个孩子,年纪小的如今16岁,大的已经18岁。他们会在哪里?

一些被害人家属出示被拐孩子当年的照片。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

被拐16年的孩子,母亲认出了他的小酒窝

邓叔环夫妇是湖南郴州市永兴县人。2004年他们到广州增城务工,租住在沙庄的上围村。邓叔环的丈夫平常去货运场上班,她则留在出租房里做家务、带孩子??当时2岁的邓峰很逗人喜欢,笑起来露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。

邓叔环记得,当年9月,楼上的出租房住进了一个30来岁的男子,时常打照面就熟悉了。这人爱逗邓峰玩,有时还给孩子买甜筒吃。10月6日上午,邓叔环的丈夫上班还没回,她在家里做饭,邓峰跑到门口去玩了。过了10分钟左右,邓叔环从厨房出来,没看到孩子。她到附近一打听,有人说看到邓峰被一男子抱出去了。邓叔环连忙告诉丈夫,并去派出所报案。

被拐儿童邓峰1岁左右的照片。受访者 供图

抱走邓峰的,正是“人贩子”张维平。12年后,张维平落网。据其交待,当时他带着邓峰去了增城城区,然后跟中间人“梅姨”联系。“梅姨”赶来后,带着他和孩子坐大巴去了河源市紫金县,将孩子卖给了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妇。“我骗他们说,这是我和女朋友生的孩子,想送给别人收养,要一点抚养费。”张维平交待,对方给了他1.2万元,他给了“梅姨”1000元介绍费。

2017年6月广州增城警方公布的“梅姨”模拟画像。增城警方供图

孩子丢失后,邓叔环夫妇四处寻找。直到2016年张维平被警方抓获后,这起拐卖儿童案才逐渐揭开真相。

2019年11月之后,此案的3名被拐孩子陈前、杨佳、申聪,先后被广州增城警方找回。这让寻子心切的邓叔环夫妇看到了希望。

2020年春节前,邓叔环夫妇终于接到了增城警方的通知。“他们说孩子跟我们的DNA比对上了。”邓叔环迫切想见到分离16年的孩子,但她听取了警方的建议??疫情期间不便认亲,另外邓峰即将参加高考。

7月17日,邓峰参加高考后的第9天,邓叔环夫妇和一些亲友开两辆车从湖南赶赴广州,在增城区公安分局与邓峰见面相认。

“孩子身高有一米七吧……他很阳光,嘴边上那两个小酒窝,还是跟小时候一样……”邓叔环与澎湃新闻记者通电话时,语句有些不连贯,甚至激动得不知说些什么了。

17日晚,邓叔环夫妇带着儿子连夜赶回郴州,住在了亲戚家。第二天,邓叔环陪儿子去市郊的景区爬山,然后计划回永兴县老家“走亲戚”。

7月17日这天,邓叔环夫妇在增城遇见了也前来认亲的朱龙的亲生父母。

朱龙是2004年7月被张维平拐走的,当时他才1岁2个月。朱龙的父母当年从重庆来广州务工,租住在增城的新塘镇。当年7月28日下午,朱龙的外公带着他在出租屋门口玩,老人上了一会厕所,回来就看不到孩子了。直到16年后,朱龙才被警方找回,并与亲生父母相认。

拥抱、泪水……父母与孩子认亲的场面令人难忘。这次邓叔环夫妇与儿子认亲,申军良也从山东赶来广州“见证”。

15年前,在邓峰被拐四个月后,申军良的1岁儿子申聪被拐走。两个孩子被拐的地点相距不远,都位于广州增城的石滩镇沙庄一带。这两个被拐家庭,多年前在找孩子过程中相识。

今年3月7日,申军良夫妇来广州与被警方寻回的申聪相认。此后,申军良把儿子带回河南周口老家,又帮其转学到山东济南读书。

2019年11月,申军良与儿子相认三个月前,被拐孩子陈前、杨佳被警方找回,他们也是14年前被张维平拐走的,其亲生家庭分别来自贵州和四川。认亲之后,陈前、杨佳与亲生家庭存在情感和沟通上的隔膜,至今仍随养父母生活。

因为当年孩子被拐,杨佳的亲生家庭发生了很大变故。 张维平拐卖儿童一案的一审判决书显示,2008年6月16日,寻找被拐儿子杨佳三年未果的杨江,从广州坐K356次列车返回四川达州,途经清远市英德路段时,从车厢厕所的窗户跳火车自杀身亡。

“孩子被拐走,对我们这些父母的伤害太大了。”申军良对澎湃新闻说,“一定要让人贩子得到法律的严惩。”张维平等人落网后,申军良夫妇是唯一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被拐儿童父母。

2020年3月6日,申军良赶到广州增城与儿子相认。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

“人贩子”:张维平认罪,4人上诉,“梅姨”是谜

1971出生的张维平来自贵州省绥阳县,是一名拐卖儿童的惯犯。

在1999年和2010年,张维平因犯拐卖儿童罪,被广东省东莞市的法院分别判刑六年和七年。2016年3月,才刑满释放7个月的张维平被广州增城警方刑拘,这次他牵涉的是十多年前的“老案”??先后拐卖包括申聪、邓峰等人在内的9名儿童。

标签:

热门标签